第58章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ycrh168.com/,希克

只有她们宿舍四个女生都在准备出国读研,而且想去的国家竟然都是相同的。就住在宿舍里,互相学习帮助,争取出国继续当室友。

“申请交了, 没事干了……我们带苏苏小朋友爬长城好不好?”徐莹洁伸个拦腰,脚翘着椅子晃啊晃的。

“哦对啊!我靠, 居然就要圣诞节了。”她猛地扭过头,“傅绮文沈苏,你们都得去约会吧。”

“当兵?当兵多好,不提咱们这户口福利,也不说咱们大学生毕业参军的待遇, 这可是当兵啊!”傅绮文拍拍桌子,激动地说,“又苦又累,也就能和亲人联系联系, 没条件找外遇啊。”

沈苏把头磕倒在桌上:“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想当兵,问也不肯告诉我原因……”

“没有吗?还记不记得上次李魔女的课,程伟还候着想要请你吃饭,正好被你男朋友撞见。我在前面看得清清楚楚,当时他脸色很不好看的。”

傅绮文“啊”了声,感兴趣地直起腰听八卦问:“程伟还想约你吃饭?什么时候。”

“那次只是我把论文发给他参考,他想感谢我而已,我和程伟不熟,总共没讲过两句话,”沈苏回忆了下,“陆谦不可能生气的。”

“怎么不可能。程伟是学霸又是系草,爸爸还是中科大教授。众女生趋之若鹜的书香门第的一表人才,肯定是看上你了,他还问我要过你的手机号,我没给。这些你男朋友都知道哦。”

李倩雯做个鬼脸:“就你反应最慢。不然人家干吗总凑过来献殷勤,干吗非参考你的论文。我还以为你是看出来,故意不搭理程伟呢。”

李倩雯叹口气,无奈地说:“想想看,你是名校本科到时候继续读名校硕士,他普普通通二本,毕业以后还不知道干嘛,不是所有人都不在意这种事情的。”

“小朋友,危机感你懂不懂?让他去呗,在部队你还不放心啊。两年出来提干,考研去军校就走上人生巅峰了。妥妥的军官大人。”

沈苏有个大她五四的表哥,希克小时候在外公家吃饭,外公都会慢悠悠地报她的成绩排名,讲她得到的大小奖状,然后画风一转,严厉地批评表哥。

她表哥是标准的不爱学习,不学无术,从小被打惯骂惯,别的本事没有,就是打架和抗揍能力强。后来高中辍学,家里塞了十几万把他送进部队。

只待半年不到,表哥就跟被家人卖掉般撕心裂肺,哭着要退伍,说宁愿被爸爸再打断条腿,也不能继续待在部队了。

能让被爸爸打断腿,躺在医院里还对沈苏笑得没心没肺的表哥,那么的歇斯底里。她心里隐约觉得,部队真的真的真的很可怕。

李倩雯想了想:“不是很快圣诞节,约会的时候撒撒娇,说两句想他啦离不开他啦之类的软话。本来他可能就只是一时兴起。”

傅绮文插嘴说:“嘿,您也别瞧不起当兵的。像我男朋友这种毕业后去企业,升职加薪后,肯定小女朋友都谈几轮了。天高皇帝远,谁能光光等你两年。只有当兵的啊!”

李倩雯笑着,吊着嗓子清唱:“日落西山红霞飞,战士打靶把营归,把营归——”

“别消极啊,你也可以在国外预备找找第二春,”徐莹洁忙安慰她说,“把那负心狗啊,争当了啊……”

其实,她知道陆谦不喜欢读书,对经商也兴致缺缺的。如果从军是他真心愿意做的事,她肯定得全力支持才对。

这是昨天整晚都在心理建设,说服自己,且从小对军人有好感的沈苏的第一句话。

沈苏的声音不可能再提高一点点了,否则控制不住话末的颤抖。长睫低垂着,看着地面,也不敢眨一眨,生怕有眼泪滴落。

不愿意放弃去国外深造,就想要陆谦陪她一起去。至少至少,希望他能晚两年再从军。

快要凑近,他上扬着唇角,抬手弯指在她额头上弹了下,“不许那么扰乱军心。”

“我……”沈苏张张嘴,也不知该说什么。皱着脸,捂着额头,满腹委屈地瞪他。

“别生气啊……”陆谦有点紧张,摸摸她泛红的额头,暗骂自己,问,“疼不疼?”

徐莹洁和李倩雯结伴去潜水玩。沈苏被傅绮文软磨硬泡,拖过来参加别人举办的送别派对。结果派对刚开始,傅绮文倒被男朋友接走了。

她每天的生活都是课业吃饭睡觉,室友就是好朋友,完全没有且不用其他的社交。

上扬的美语腔,娇娇又轻快的甜美嗓音——是跟她同个导师的Daphne在外面。如果这时候出去,肯定得被她拖到很晚。

可Daphne性格粘人,肯定会特别热情地缠着问很多遍为什么要先走,为什么不再玩一会儿,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好……

“她们中国女孩都喜欢浪漫高调的表白,肯定行的,”金发蓝眼的同学,正给她哥哥打气,“Tiffany说过的!”

Tiffany也是中国留学生,平时作风高调,甚至是有点恣意妄为的富二代。沈苏有听说过她,但和她话都没讲过一句。她又哪里知道她跟男朋友的关系。

沈苏见他们漫长找她候着她,知道避不开了,等Daphne 跟哥哥普通闲聊的时候,就走了出去。

Daphne 转头看见她,惊喜地道:“Sue,原来你在这里!天呐,我找了你好久,那里是休息的地方吧?你是不舒服吗?”

长而微卷的金发,随着她扭头的动作微扬起下。同时露出那张芙蓉花般的面孔,深邃的眼窝,高鼻梁小下巴,红艳艳的唇。

沈苏于是跟着Daphne来到派对中心的长桌旁,淡定地听着Daphne “不经意”,对自己哥哥的赞美。

这声爸还是沈市长自己要求的。某天喝醉之后,拍着陆谦的肩膀说的,结果酒醒之后翻脸不认人。叫他爸他听着别扭不舒服,陆谦看眼色赶紧又重新改回叫伯父,结果脸色更臭。

陆谦主动迎上去:“爸,我刚从云南回来,那儿的冻顶乌龙还不错……诶,在下象棋啊,我一起看看呗。”

张瑾数落着说:“你有什么不满意的,人孩子长得帅嘴甜还靠谱,跟囡囡感情又好,学生时代就在一起的,以后一定走得顺。你可别瞎弄了。”

“以后注意你的态度,别拿领导气派带到家里来。人孩子多好,每次来还都给你买东西,你怎么好意思板着脸的。到时候囡囡结婚了,你再这样,她不爱回来看你你就哭吧。”

“你今天怎么过来住?”他爸爸正对着电脑工作,餐桌上放着桶冷掉的方便面,抬眼看看他,问说,“快过年了,去看过你岳父岳母没?”

陆思源问完,又有点微愣。心想,感情婚还没结呢,看岳父的频率就比看亲爸的频率还高?

“那你睡什么觉,现在就能去机场呆着吧,”陆思源说,“早点去接机,那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容易被人骗。”

他停住脚步,抬手抹了抹雾气,凑近打量着镜子里的脸。跟从前相比,经过风吹日晒,皮肤当然黑了很多,也粗糙了。

上扬的眼,一道平行双眼皮,把眼睛衬得更大。薄唇不笑时是往下的,瞳仁偏大,生气的时候很能吓唬人。鼻梁直挺,五官又是偏书生气的俊美。

抬手看看肌肉,部队服役两年,身材练得硬邦邦的,跟健身房里出来的花架子不同。拉上衬衫的下摆,腹肌有,人鱼线有……

十小时的飞行,沈苏几乎没睡着过。茫茫接机的人群里,她都没来得及找人,就奇迹般地,一眼看见陆谦。

虽然有视频有电话,但毕竟没有真正见到面,够不着不能亲不能抱。分离两年,思念难捱,就像离开二十年一样久。又像只分开了两天。

胸膛跳动的那颗心,在见到他的那刻,重重地收了下,旋即跳跃,滚烫的血液传输到四肢百骸。沈苏忘掉是在公众场合,丢下箱子,大步向他跑去。

“不要太想,一点点想就够了,”他抓着她的手,在她的手背亲了几口,目光含笑,“你不想我,我不高兴,你太想我,我又心疼。”

陆谦不饿,就专门捧着脸看她吃饭。眼神亮亮的,情意绵绵,恨不得要拿起勺子喂她吃。

“他们这就准备好把我嫁出去了?”沈苏惊讶,笑着问,“什么时候那么信任你的滢。”

“对,天下的爸爸心,”陆谦失笑,换位思考下说,“以后我们闺女万一早恋找对象,我得把她的早恋对象打一顿。”

“那野蛮人同学,你的英语还能说说吗?我的导师正好休假来中国玩,准备参加我们的婚礼,她对你可好奇了。”

地点场所,请帖设计,大到宴请那些宾客,小到场地里的鲜花,陆谦统统费心参与其中。婚礼前一周,少年时的伙伴,长大的战友。

房间里,陆谦的战友们滔滔不绝地讲着当兵的事。其他人都捧着脸,感兴趣地听着琬。

“……当时我惊呆了,怎么会还有男人带防晒霜去部队的。忍不住笑了下,我发誓,就微微笑了笑,”他右手拇指和食指缩着一厘米的距离,“谦哥直接给我来个过肩摔啊!”

夏商商在酒店等半天,终于看见她了,激动地扑过去:“沈苏小朋友,好久不见啊!”

路之遥幽幽地说:“商商姐,我们也一两年没见了,你从头到尾就跟我say个hi……”

他张张嘴,目瞪口呆地看看自己稍微有点发胖的小腹,“可以别爱,请别伤害!”

“英国水质不好,你没秃头吧,”夏商商不理他,拉着沈苏坐下来聊说,“怎么刚回来就结婚,不继续念书了?”

陆谦意思性地敲敲门框,拿着草稿纸进来,招招手,似笑非笑地说:“学姐,你过来。学弟我想要请教问题。”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